这家整容机构相关负责人叶医生表示

2020-11-19 00:15

同是在最近一个月,桂林某医院美容整形中心主任甘学文比平时忙碌不少,几乎每天都有手术预约,有时一天要做三四个。在他的印象中,平时一个月有100多人做整容手术,高考后这一个月,人数上升到了200多人,这当中有六成是刚刚结束高考的学生。

女儿今年高考结束后,母亲李女士带着她走进了市五美路一家整容机构。她让女儿做了一个取颊脂垫的手术,说是送给孩子考上大学的“礼物”。

“大学跟高中不一样,大学就是一个小社会,步入校园之后,无论是参加社团活动,还是异性之间的接触,外貌让别人看起来舒服,会更易于建立自己的社交圈。以后找工作时,好的形象也能给自己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。”小林说,身边的同学也有做整容手术的,她并不忌讳外人知道她整容的事,家里人也支持她。

给自己的外形加分,为就业赢得更多机会,几乎成了大多数整容学生的一致出发点。

他说,他报考了播音主持类专业,为了以后上镜的时候看起来更好,他对自己鼻翼有点宽的小瑕疵做了修复,“父母支持我,不让我输在起跑线上。”

记者从这几家美容机构了解到,学生整容不算新鲜事,大部分都是女生,也有极少数的男生。“来整容的学生本身容貌没有什么缺陷,多数是希望自己能更加好看一些,让自己在外貌上更有自信。”甘学文说。

王女士说,为了保证手术的效果,找到一个好的整容机构,通过网络、现场咨询、朋友介绍,她至少跑了5家桂林的整容机构,直到心里有了底,最后才交钱为孩子做了手术。

还有市民认为,把整容当“礼物”奖励孩子超出了奖励应有的“度”,不要让孩子认为外貌是决定一切的因素。

还有的家长,虽然对整容有些担心,但觉得孩子去整容的想法也没有多大坏处,也就满足了孩子的要求。

对此,广西师范大学法学院社会学教授肖富群说,现在大学生就业并不容易,一些用人单位在招聘时,遇到条件不相上下的求职者,外貌条件好的可能录用机会大一些。因此,很多学生在步入社会前,通过整容的方式来使自己变得漂亮,这样的现象可以理解,但不值得提倡。

而小唐的母亲周女士,对整容虽然无太多了解,但她表示,女儿提出整容的要求后,家人很爽快就答应了女儿,让她做全身脱毛和隆鼻手术。“女儿一向对自己的人生规划很清楚。只要孩子想清楚了,做出了决定,我们就会支持她。”周女士说。

记者电话联系上了小林的母亲王女士。王女士说,自己的孩子各方面都很优秀,就是单眼皮不够有神,鼻子也不够高。早在几年前,孩子就提出了想在高考结束后做整容手术的想法。一家人对小林一直都很迁就,只要她提出的事不过分,都会尽量满足。“孩子的想法也有一定道理,但我是做足了功课才放心让她去做的。”

“我自己几年前就做过整容手术,通过整容能让自己变得更加自信。从长远来看,让孩子做一些整容手术,变得更加漂亮,对孩子的就业、择偶都是好事。”李女士说,原本女儿对于整容手术还持中立态度,但“手术完成后,她看到自己变漂亮了十分开心,非常喜欢我的这份‘礼物’。”

主动拉女儿去整容的市民李女士在电话中对记者说,在韩国整容手术十分普遍,不少家长还专门为孩子攒一笔整容的钱作为“成人礼”。她认为自己的孩子脸型有点太稚嫩,为了让孩子在外貌上看起来更好,她主动给孩子送了份整容“礼物”,建议孩子做取颊脂垫的整容手术。

另一位做整容的男生是1米8几的帅气小伙小军(化名),高考结束后他就迫不及待到了一家整容中心。

记者与一位整容者小唐(化名)在医院有一面之缘,后几经辗转与她取得了联系。“我对自己今后的规划很明确,我准备出国学习金融专业,毕业后回国从事银行类工作。这是一个很注重形象的行业,好的外貌会给我带来更多的机会。”小唐准备出国前,家里给了她一笔钱做整容。她觉得,虽然自己皮肤白皙,但身上体毛比较多,五官虽然端正,但美中不足的是鼻子有点塌,于是她做了激光脱毛和隆鼻手术。

18岁的小林(化名)刚考完高考,成绩优秀,性格有些内向,即将步入大学的她,希望完成心中期盼已久的心愿,就是为自己割一个双眼皮、垫高鼻子,以更好的姿态迎接新的环境。

一位参加高考孩子的家长李先生说,支持孩子追求美没有错,但如果家长一味支持孩子单纯追求外表靓丽,而不注重内在修养,很容易让孩子成为华而不实的“花瓶”。

相对那些送孩子去整容的家长的“开明”态度,还有一些家长态度“保守”。

家长把整容当作“礼物”送给孩子,背后更多的是“爱子心切”。有的是满足孩子的心愿,有的是能让孩子有更好的机会,这些“礼物”家长们毫不吝啬,甚至是乐于送出这份“礼物”。

但家长和孩子们都应该明白,提高竞争力关键是提升个人的综合素质。从用人单位的角度来看,学生步入就业岗位后,最重要的还是能力而非外貌,因此通过提高学习成绩、学习更多的技能、从内在修养上提升自己的气质等,才能真正提高孩子的竞争力,才能让孩子树立乐观向上的人生观。

肖教授说,现在很多家长的思想也比较开放,对于整容不持反对意见,面对社会中巨大的竞争压力,有些家长希望通过提升孩子的外表,给孩子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,这就使得很多孩子的整容初衷,实际上是受了家长的影响。

“不论是割双眼皮、开眼角、垫高鼻子、垫下巴,整容的费用都不是学生自己能承担的。”五美路这家整容机构的叶医生说,根据不同的整形项目,收费从3000元到5000元不等,甚至价格更高,这些花费基本都是家长掏腰包。“来整容的学生几乎都是在家长的陪同下来的,家长都很支持孩子,还有家长主动提出让孩子整容。”

这家整容机构相关负责人叶医生表示,最近一个月他做了几十例手术,至少有30%以上的顾客是考完高考的学生。在文明路另一家美容整形机构,几乎每天都有学生来做整形手术,准大学生占绝大部分。